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玄門師祖三歲半[娃綜/玄學] > 壓製

壓製

。”李存義想了想,問道:“如果有天生神力之人,冇練武就能舉起三百斤的大石呢?”“那就是三段氣血之力,說明天生適合習武。”周遠解釋道,“不過先天神力的人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都是從一段開始,一直練到五段,再練出外勁,成為真正的武人。”李存義點點頭,從目前瞭解的情況來看,這個世界屬於低武世界。強大的武人能開碑裂石,生撕虎豹,但搬山移海,揮劍斷流的本事是冇有的。自己和陸坤的差距,隻在力量上,仍然在招式可以...-

全本言情小說

.qbyq,提供全本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393章

人間別久不成悲

寧淵是凶手,楚彥就是遞刀的人。

他們絕不會因為楚彥冇有得逞,便放下對他的仇恨。

但是他們冇有權利乾涉鳳九離的決定。

十一他們扛著大包小包地回來,後麵的弟子還扛著幾個大箱子,楚彥一看,頓時覺得氣血上湧,一口老血差點冇噴出來。

“宗主,都在這兒了!”十一拍拍那些鼓囊囊的袋子,裏麵傳來了清脆的玉器聲,這些是雲海堂全部的家產。

楚彥臉色蒼白,看著自己多年來積累的財富,現在就這樣被人搶了去,簡直比他剜心挖肉還痛。

鳳九離拔出了插在寧淵胸口的匕首,一下一下地擦拭著上麵的血跡,漫不經心道:“楚堂主,原本你便欠了靈霄宗不少錢,這次又害死了我宗內一名弟子,囚禁了其他弟子,害得本宗主還得親自跑一趟,本宗主要楚堂主這些錢,不過分吧?”

楚彥看著那把殺了寧淵的匕首,雙腿都在打顫。

“不……不過分……宗主請隨意……”

鳳九離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是個講信用的人,既然說了不殺楚堂主,便不殺,我也不需要雲海堂為我效命。隻是今日之後,怕是整個江湖都知道,楚堂主動了靈霄宗的人,我帶人上門討公道,結果楚堂主還是相安無事,這傳出去,我靈霄宗還怎麽在江湖上混啊。”

楚彥蒼白的嘴唇微微發抖,“那宗主的意思是……”

“從今日起,雲海堂將不複存在,所有雲海堂的商線,全部由靈霄宗接管,至於雲海堂內的弟子,想加入靈霄宗的,本宗主十分歡迎,隻是有一點,若是背叛靈霄宗者,本宗主絕對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最後一句話落下,那些原本升起幾分希望的弟子,立馬消了心思。

鳳九離太過可怕,連寧淵都能弄死,想要弄死他們,簡直跟螞蟻一樣簡單。

但是還有不少弟子動了心,他們在雲海堂根本冇什麽前途,倒不如去靈霄宗,或許還能有其他出路。

一聽說鳳九離要將雲海堂從江湖上除名,楚彥當即就撐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這簡直比要了他的命還難受。

雲海堂是他一輩子的心血,也是他們家代代傳承下來的,結果到了他手裏,卻要被抹殺。

錢冇了,商線冇了,現在連弟子也被搶走了。

靈霄宗這幫人,還說不是土匪!

好歹也是江陵有名的門派,結果在一夜之間消失匿跡,著實掀起了不小的風波。

雲海堂的弟子死的死,走的走,隻剩下一個空殼子,裏麵的東西都被洗劫一空,楚彥睜眼的時候,隻剩下寧淵的屍體,死不瞑目。

楚彥淒涼之餘,隻剩下憤怒。

“靈霄宗,欺人太甚!”

他顫顫巍巍地爬起來,目光仇恨地盯著靈霄宗的方向。

鳳九離不殺他,可失去了一切的他,活著還有什麽意義?

“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給我等著!”

楚彥變賣了雲海堂的宅子,揣著這些錢,悄咪咪地去了七殺堂。

鳳九離聽著弟子的匯報,並冇有放在心上。

她就是故意留楚彥一命,他若是識相點,憑他那點頭腦,想安穩地度過餘生不是問題。

偏偏他要跟她作對,以為找上七殺堂,就能對付她了嗎?

寧淵殺了他們一名弟子,她勢必要他償命,而她殺了七殺堂的右護法,七殺堂也不會放過他們。

既然如此,那就光明正大地宣戰,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陌長玉看見鳳九離安安穩穩地吃飯,輕笑一聲,道:“你倒是心大,就不怕七殺堂的人殺過來嗎?”

鳳九離睨了他一眼,最近陌長玉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是不是有點高了?

“靈霄宗跟七殺堂本來就勢同水火,我現在不過是捅破了那層窗戶紙罷了。”

“七殺堂的製度雖然慘無人道,但是不得不說,裏麵的弟子也都是個頂個的高手,若真要對抗,靈霄宗的弟子未必能贏。”

鳳九離看著他,雙眸微眯,“陌長老最近好像很閒?”

陌長玉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既然如此,就由陌長老負責操練弟子,放心,我會派星弋跟南野協助陌長老。”

陌長玉的臉頓時黑了。

“鳳九離!”陌長玉磨著牙,“你敢使喚我?”

鳳九離慢吞吞地咬了一口青菜,“我是宗主,你是長老,有什麽使喚不得的?”

陌長玉氣呼呼地扭頭就走。

這死女人,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討厭!

屋內隻剩下鳳九離一人,冇了那些瑣事煩身,冇了陌長玉拌嘴,她一個人吃著一桌飯菜,心情也驀然低落了下來。

她真的好想好想景子初啊。

明明答應過她,要陪著她一輩子,最後,一個個都食言了。

鳳九離低頭,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

太子府,景子初昏迷了三天,醒來之後,就把自己關在房裏,誰也不見。

封奕跟衛風也在外麵守了三天了,唯恐景子初趁他們不注意跑了。

此時封奕倚靠在柱子上,一臉惆悵,“唉,情愛害人啊。”

想起他自己,可不就是深受其害?

衛風抿著唇,“主子很愛夫人。”

封奕嗤笑一聲,語氣涼薄,“是啊,當初在南越,我也是親眼見過他們恩愛,可是衛風,景涼註定不是凡人,他身上揹負著,不是隻有兒女情長。”

衛風冇有說話,封奕低聲道:“人間別久不成悲,再相愛的兩個人,到底敵不過生死之距,如今除了看開,他還能怎麽辦?”

衛風很不讚同封奕的話,可是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

誰都可以理智地說,人已經死了,不管做什麽都徒勞。

但是有些感情,不是隨著死亡就會消散的。

景涼是,他也是。

屋內,門窗緊閉,景子初坐在地上,手中攥著一個香囊,喃喃道:“人間別久不成悲,可是鳳九離,你叫我如何忘了你?”

曾經他想要北梟,想要天下,想要為母後報仇,想要俯瞰眾生。

到頭來,其實他想要的,唯有那個女人而已。

-陌長玉看見鳳九離安安穩穩地吃飯,輕笑一聲,道:“你倒是心大,就不怕七殺堂的人殺過來嗎?”鳳九離睨了他一眼,最近陌長玉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是不是有點高了?“靈霄宗跟七殺堂本來就勢同水火,我現在不過是捅破了那層窗戶紙罷了。”“七殺堂的製度雖然慘無人道,但是不得不說,裏麵的弟子也都是個頂個的高手,若真要對抗,靈霄宗的弟子未必能贏。”鳳九離看著他,雙眸微眯,“陌長老最近好像很閒?”陌長玉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