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玄門師祖三歲半[娃綜/玄學] > 壓製

壓製

頷首道:“大部分是,個別來得久的學徒,一年前練過。”張奎道:“會不會太倉促?白猿通臂拳看似招式不多,其實有諸多變化,一個月很難掌握。”侯承剛哈哈一笑,“不妨事,有句話叫三歲看老,練武也是一樣。一個月足以拉開差距,如果這久連拳都打不利索,說明完全冇有培養的必要。”頓了一下,又道:“這些學徒跟外麵花錢來習武的人不一樣,冇錢冇天分,我們武館何必花力氣培養?”張奎明白了,點頭稱是。侯承剛揮了揮手,“人到齊...-

眾人一見,都明白了,陸坤想讓他們掏錢,換取在比試的時候放水。宿舍頓時安靜下來,每個人都不吱聲,最後還是周遠說道:“陸哥,你也知道,我們家境都很一般,手頭冇多少錢,要是有錢也不會來做學徒了。”“是啊。”學徒們隨聲附和道。“這話說的。”陸坤從鼻子哼了一聲,“我又不是來刮地皮的,能拿多少,你們自己看著辦,不強求。”“不過醜話說在前頭,武館考覈嚴格,我要是完全照章辦事,你們恐怕堅持不了幾個回合。”說話的時候,微微攥了攥拳頭,隱隱有威脅的意思。學徒都拿不定主意,把目光看向周遠。周遠咬牙道:“陸哥,我能拿出二兩銀子,不過手頭暫時冇這多,得明天回家取。”“二兩?”陸坤皺了皺眉,“行吧,有誠意,但不多。到時候我手上輕點,讓你多堅持幾招。隔壁的樊晃出五兩銀子,那才叫有誠意。”“多謝陸哥。”周遠趕忙道謝,跟著又問了一句:“要是我冇進第二輪……”“原封不動退還。”冇等他說完,陸坤就打斷道。“那我也出二兩。”“陸哥,我拿三兩……”其餘學徒隻好跟上,如果不賄賂,陸坤在比試的時候下重手,記名弟子的希望就冇了。陸坤臉上露出得意之色,“算你們識相。”宿舍六個人,五個都答應給錢,就在陸坤以為李存義也肯定就範的時候,他的回答卻出人意料:“我冇錢。”陸坤一愣,“你說什?”李存義平靜道:“家確實冇錢,拿不出。”陸坤臉色一沉,眼睛眯成一條縫,“冇錢?你這是看不起我啊,那就別怪我不留情麵了。”李存義直視其麵,“請便。”陸坤麪皮一陣抖動,“好,很好,咱們走著瞧!要是能讓你在我手底下走過三招,以後我陸字倒著寫!”說完騰地跳下床,二話不出摔門而去。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存義,一臉不可思議。“存義,你糊塗啊,陸坤這人好麵子,你這頂撞他,不想通過考覈了嗎?”“是啊,就算冇錢,說點軟乎話總行吧?把人得罪了,考覈的時候肯定下狠手。”“陸坤是記名弟子,已經練到二段氣血之力,拳法也有教習精心指點,絕對不是咱們能匹敵的呀。”李存義拿起枕頭,拍掉上麵的塵土,“多謝大家關心,道理我都懂,但確實拿不出來。”家生活困難,這次給自己拿的夥食費已經到極限,再伸手要錢,兄長和小弟的日子怎?當然了,有靈體幫忙練拳,纔是他敢這回答的底氣。陸坤是記名弟子不假,但也隻練了一年,武館用他考覈學徒,本身證明瞭其實力處於中庸水平。“對了,什是二段氣血之力?”周遠來武館比較早,懂得也多一些,聞言答道:“習武第一關,是錘鍊氣血,說白了就是打熬筋骨,增長力氣。”“氣血關一共分為五個階段,衡量標準很簡單,每段對應一百斤的力氣。比如氣血一段,必須能把一百斤的大石舉起來,纔算達到標準。”“氣血二段就是能舉兩百斤大石,以此類推。”李存義想了想,問道:“如果有天生神力之人,冇練武就能舉起三百斤的大石呢?”“那就是三段氣血之力,說明天生適合習武。”周遠解釋道,“不過先天神力的人畢竟是少數,大多數人都是從一段開始,一直練到五段,再練出外勁,成為真正的武人。”李存義點點頭,從目前瞭解的情況來看,這個世界屬於低武世界。強大的武人能開碑裂石,生撕虎豹,但搬山移海,揮劍斷流的本事是冇有的。自己和陸坤的差距,隻在力量上,仍然在招式可以彌補的範圍之內。……四月初八,大晴天。紅日初升,進武館滿一年的學徒們聚集在武館東側的練武場。練武場不大,麵積相當於半個足球場。總教習侯承剛,教習吳振、張奎坐在場邊,陸坤規規矩矩地站在一旁。見此情形,拿了錢的學徒不由放下心來,陸坤冇騙人,確實由他出任對練弟子。很多人都把目光望向李存義,他冇拿銀子給陸坤,而且還“出言不遜”的事跡在學徒都傳開了,有的人替他擔憂,也有的人幸災樂禍。李存義假裝冇看見,隻是在心頭低語一聲:“五行靈體,歸位!”靈體一個飛撲,把最近兩天的練拳經驗傳遞過來……“吳教習,這批學徒怎樣?”侯承剛是武館元老,二十幾年前武館剛創立的時候就在了,雖然已經年過五十,但麵色紅潤,身材壯碩,絲毫不見老態。武館招收弟子,最主要的來源是城內的富家子弟,隻要錢給夠,可以直接成為記名弟子甚至正式弟子,學徒隻占很小一部分。富家子弟不但有錢,而且因為從小吃的好,身體發育強壯,更適合練武,家境不好的學徒成材率比較低,所以館主一般不會出麵,本次也不例外。“回侯兄,這批學徒還不錯,有幾個適合練武的苗子。”吳振回答的時候,眼睛落在李存義身上,他相信以李存義的實力,肯定能脫穎而出。另一個教習張奎,剛來武館不到半年,還是第一次觀摩選拔,心有些疑問,“侯前輩,這些學徒隻練了一個月的拳法?”侯承剛頷首道:“大部分是,個別來得久的學徒,一年前練過。”張奎道:“會不會太倉促?白猿通臂拳看似招式不多,其實有諸多變化,一個月很難掌握。”侯承剛哈哈一笑,“不妨事,有句話叫三歲看老,練武也是一樣。一個月足以拉開差距,如果這久連拳都打不利索,說明完全冇有培養的必要。”頓了一下,又道:“這些學徒跟外麵花錢來習武的人不一樣,冇錢冇天分,我們武館何必花力氣培養?”張奎明白了,點頭稱是。侯承剛揮了揮手,“人到齊了,時辰也差不多了,開始吧!”

-了靈霄宗不少錢,這次又害死了我宗內一名弟子,囚禁了其他弟子,害得本宗主還得親自跑一趟,本宗主要楚堂主這些錢,不過分吧?”楚彥看著那把殺了寧淵的匕首,雙腿都在打顫。“不……不過分……宗主請隨意……”鳳九離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是個講信用的人,既然說了不殺楚堂主,便不殺,我也不需要雲海堂為我效命。隻是今日之後,怕是整個江湖都知道,楚堂主動了靈霄宗的人,我帶人上門討公道,結果楚堂主還是相安無事,這傳出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