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我替你看過繁花 > 引言

引言

,似乎發件人也是這樣明媚可愛。不錯,正是楚湘寄來的。陳哲展幾乎快忘了有這一件事,他隻依稀回憶起在研學營那個髮尾翹翹的姑娘說她喜歡看文學作品的遺憾和死亡。反正隻是一個月的交情,過後再怎共同甘苦的“朋友”都會相忘於江湖,陳哲展並冇有表達自己的任何觀點,隻是任由她興致勃勃地說著笑著。不知怎的,興許是說到共鳴處,他和她就交換了地址和聯係方式。出於禮貌,陳哲展也給楚湘回了一封信,麵客套地說楚湘的文筆很清新流...-

“親愛的阿展,見字如麵!時隔多日…”午後的江風帶有一絲絲熱浪,光透過樹影斑駁地在魚缸遊動。陳哲展坐在魚缸前,修長的手指不緊不慢地打開信封,輕聲念道。“我的眼睛看東西越來越模糊了,寫下的字統統散了架。爸爸讓我每日閉目養神,但我閒不住,我有好多事情想和你說。這封信,是我拜托小秋安代我寫的。”這傢夥,都快看不見了還堅持用這種古早的方式聯係他,真夠執著的。陳哲展一邊看信一邊揶揄。五年前他和楚湘在研學營認識,因為一本《約翰克利斯朵夫》聊了起來。陳哲展把自己的典藏本借給了楚湘,結果研學結束後走的太急,忘了要回來。在五月的一個課間,他收到一個包裹,打開一看,是那本《約翰克利斯朵夫》,麵還夾著一封信,字體娟秀,行文錯落,似乎發件人也是這樣明媚可愛。不錯,正是楚湘寄來的。陳哲展幾乎快忘了有這一件事,他隻依稀回憶起在研學營那個髮尾翹翹的姑娘說她喜歡看文學作品的遺憾和死亡。反正隻是一個月的交情,過後再怎共同甘苦的“朋友”都會相忘於江湖,陳哲展並冇有表達自己的任何觀點,隻是任由她興致勃勃地說著笑著。不知怎的,興許是說到共鳴處,他和她就交換了地址和聯係方式。出於禮貌,陳哲展也給楚湘回了一封信,麵客套地說楚湘的文筆很清新流暢。這一下彷彿打開了什開關,楚湘開始一個月寄一次信,陳哲展也不得不回覆她。兩人就如此成為了筆友。楚湘的表達欲很強烈,用陳哲展的話來說就是“吵到他的眼睛了”。不過楚湘權當誇獎,樂此不疲地維係著她和陳哲展的線上友誼。直到……

-缸前,修長的手指不緊不慢地打開信封,輕聲念道。“我的眼睛看東西越來越模糊了,寫下的字統統散了架。爸爸讓我每日閉目養神,但我閒不住,我有好多事情想和你說。這封信,是我拜托小秋安代我寫的。”這傢夥,都快看不見了還堅持用這種古早的方式聯係他,真夠執著的。陳哲展一邊看信一邊揶揄。五年前他和楚湘在研學營認識,因為一本《約翰克利斯朵夫》聊了起來。陳哲展把自己的典藏本借給了楚湘,結果研學結束後走的太急,忘了要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