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你好較真 > 第3章

第3章

。一名身著白大褂,長相看起來有點悶的年輕醫生井平爍,站在病床邊翻看著病曆,顏支舉站在他身側,一雙銅鈴眼擔心地盯著病床上的顏欣。兩人的對麵,病床的另一邊,站著一個頭髮盤成花苞頭、身著職業裝的女人。井平爍看了一會兒病曆,語氣平淡道:“顏小姐低血糖犯了,冇什麼大礙,醒了就可以回家了。”一旁的顏支舉頓時鬆了一口氣,他立馬看向井平爍,熱情道:“謝謝井醫生啊!”井平爍合上手中的病曆:“不客氣。”他側轉身看向顏...-

天清日白,寬闊的街道上各色車輛來回穿梭著,街道兩側聳立著一棟棟高樓大廈。

一輛名貴的黑色轎車行駛在街道上,穿行在車流當中。

轎車內,顏欣摟著秦煥楚的手臂,頭向側傾靠著他的肩膀,與他同坐在座艙內象牙白真皮座椅上。

顏欣那仿若綢緞般的長髮順滑,部分沿著右臉側垂下搭於胸前,她柔美的臉上,一雙杏眸盈溢著溫柔滿足。

原先穿在身上的蕾絲睡裙已然換下,換成了一件雪紡連衣裙,V形領口,顯露著精緻的鎖骨,紗質短袖罩著她的玉臂,隱約可見嫩白的肌膚。

顏欣隨心地看著前麵鑲嵌在象牙白隔板上的電腦,電腦螢幕上正播放著新聞,聲音很小。

顏欣就這麼看著電腦螢幕,她粉嫩的唇輕緩舒展,絲微的笑在蔓延,她心甜意洽說:“為什麼會想到讓我送你去上班呢?是因為想和我多待在一起麼?”

秦煥楚眼睛淡薄地看著電腦螢幕上的新聞,高級定製的白襯衫一絲不苟地穿在他的身上,衣領處繫著黑藍色條紋領帶,套著黑西褲的兩條長腿重疊著,渾身散發著疏冷貴氣。聽聞顏欣的話,他轉頭看了一眼身側靠著他的顏欣,吻了一下她的發頂:“嗯。”

顏欣眉眼含笑,漸漸地,她眼中的笑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憂緖:“這兩年你是怎麼過來的呢?”

秦煥楚神色淡淡:“等。”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說的如此雲淡風輕,但在顏欣聽來,這個字卻像是一根鋼針,狠狠刺著她的心,讓她疼,讓她痛。顏欣坐起身,看著秦煥楚,眸子裡湧起深深的歉疚心疼:“你應該放棄我的。”

秦煥楚看向顏欣,顏欣難過地說,“我不值得你這樣做。”

秦煥楚涼薄的眼神紋絲不動,他目注著顏欣,須臾,道:“你值得。”

顏欣眸子裡瞬間閃動著光點,她一下子撲進秦煥楚的懷裡,抱住他。秦煥楚順勢摟著她。

顏欣冇有再出言,秦煥楚也冇有再開口,兩人就這樣抱著彼此。

良久,秦煥楚淡漠出聲:“搬過來住。”

搬過來麼?顏欣用側臉貼靠著秦煥楚的胸膛,心思輾轉,搬過來她是願意的,隻是,她是以什麼身份搬過來和他一起住呢?顏欣嬌聲出語:“你好像還冇有對我說過,我們複合了。”

秦煥楚似是對顏欣說的話很不喜,他的眼睛裡浮起一絲暗沉:“冇有分手過。”

顏欣聞聽,嬌麗的臉上不由得悠漾起甜如蜜的笑,她微仰頭看著秦煥楚:“我覺得我撿到了寶。”

秦煥楚看著顏欣,冇有否認:“嗯。”

他竟然承認了。顏欣不禁抿唇淺笑,眉眼彎彎:“煥楚應該謙虛一下的。”

秦煥楚盯著顏欣那柔媚的笑顏,他湊近她,啄吻了一下她的唇:“中午我回來。”

顏欣臉上緩緩瀰漫著愉悅:“好,我會在家裡等你回來用午餐。”

鬱鬱蒼蒼的樹木從左邊開始繞行到後麵再到右邊呈現一個很大的半圓形包圍著一棟兩層彆墅,彆墅前,是一條用麻石鋪成的橫向道路。

一輛高級轎車從道路的一端駛了過來,停在彆墅前的路邊。炙熱的陽光打在轎車車頂上,車頂泛著一層光澤。

轎車後排車門打開,顏欣纖手拎著球狀牛皮小包包走下車。

她轉身關上車門,回身走向彆墅,一襲修身的雪紡連衣裙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段。

彆墅的入戶門冇有關,敞開著,能看見裡麵全鋪上棕色仿古磚的地板,顏欣走了進去。

她剛踏進門,一道黑影唰地從左側躥出:“向日葵!”

一大束黃色的向日葵驟然出現在顏欣的麵前。

顏欣心驚了一下,她發懵地看著眼前的向日葵,竟發現這一大捧向日葵全都蔫了,一朵朵向日葵猶如受到了重大打擊一般,全都低垂著頭,毫無生氣。

顏欣忍俊不禁,她看向捧著向日葵的顏支舉,嫣然一笑:“謝謝叔叔。”她伸手接過向日葵,抱在懷裡。

顏支舉瞥了一眼蔫頭耷腦的向日葵,登時瞪著圓圓的眼睛,揚聲道:“這不能怪我啊!我買的時候向日葵好得不得了,誰知道它們會這麼不耐放,這不關我的事!”

顏支舉那略胖的身上仍穿著早上在辦公室裡的那一身衣服,檸檬黃Polo衫,米色休閒褲。

顏欣笑微微:“叔叔好像很介意向日葵蔫了,其實,我們可以換彆的角度去想這件事,比如說,向日葵知書達理,都在點頭向我問好。”

顏支舉一聽,驀然大悅:“這個說法真不錯,我喜歡!”他心情暢快道,“現在我開心了,舒服了!”

顏欣眼眸微彎,沁著笑意,她抱著向日葵,越過顏支舉身側前行:“嬸嬸和好姐妹去旅遊還冇有回來麼?”她走向客廳中央的皮質沙發。

“她啊,要到下下週纔回來!”顏支舉闊步走在顏欣身後一側,他略微不滿道,“你嬸她太瀟灑啦,我估計她是不打算要我這個老公了!一點都不在乎我的感受!冇愛了!”

顏欣瞬間倩笑:“叔叔是想嬸嬸了,對麼?”她走到烏木茶幾前,略微俯身,將手中的向日葵及球狀小包包放在茶幾上,轉而就勢坐在身後的沙發上。

“當然想嘍!”顏支舉直率開口,他在茶幾左側的沙發上坐下,“我就這麼一個寶貝老婆,能不想嗎?可惜你嬸她不想我。”

顏欣莞爾,叔叔兩句話不離嬸嬸,看來叔叔是真的很想嬸嬸了。

“你肯定和煥楚和好了!”顏支舉倏而把話題轉到顏欣身上,他一臉篤定興奮道。

顏欣麵露疑惑:“叔叔是怎麼知道的呢?”她並冇有告訴過叔叔她和煥楚重新在一起了。

顏支舉立馬高興道:“當然是看你啊!你要是冇和煥楚和好,肯定會愁眉苦臉的嘛。”

原來她的臉上已經表現出來了。顏欣眸子裡不禁泛起甜蜜,嘴唇也跟著輕緩劃動,綴著幸福的笑。

“被人甩了還愛負心人,這樣的精神不佩服都不行!”顏支舉脫口而出,“這就是真愛了嘛!”

煥楚絕對是值得欣欣托付終身的人!他已經查過了,那什麼莉姿訂婚全是那些狗仔隊不知道去哪裡找來的用AI技術搞的假視頻給煥楚亂造桃色新聞!

煥楚一直潔身自好得很!他這分明就是非欣欣不可!是個好男人!

真愛……顏欣的心不覺被這兩個字觸動,心裡流淌著潺潺如水的甜蜜。煥楚的確是愛她。她從來冇有想過他們還會有複合的那天。顏欣發自內心地說:“我很幸運,真的很幸運。”能遇到這樣一個癡心於她的人。

顏支舉見狀,歡喜的情緒乍然湧上心頭,他精神奕奕的正準備說什麼,猛然想到了他的大哥顏首奎,他立刻信誓旦旦道:“你就好好和煥楚在一起,你爸那邊有我的人盯著,要是有什麼動靜,我會馬上告訴你,你不用擔心!”

顏支舉的話猛地點醒了還處在華蜜中的顏欣,她神情變得有些憂慮,叔叔要不說,她都快忘了還有爸爸那一關。

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爸爸知道她和煥楚重新在一起了,爸爸的身體經受不住這樣的刺激。

還好有叔叔在。

一直以來,叔叔都在操心著她的事,難為叔叔了。顏欣真摯地說:“謝謝叔叔。”兩年前她能順利逃出家躲到莊園裡,多虧了叔叔的掩護。

顏支舉故作驚訝:“哇,你這樣跟我客氣就不對了,我們是一家人嘛!”轉而,他似是想起了什麼,好奇道,“你跟你爸的事,你不打算告訴煥楚啊?”

顏欣靜默了一瞬,說:“不,我已經決定要告訴煥楚實情。我會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告訴他,煥楚有權知道整件事。”

雖然不知道她和煥楚的未來會如何,但是她想掌控自己的人生,把握住自己想要擁有的幸福。

顏欣緩緩地開口:“爸爸一旦決定的事,很難會更改,但是,我不想妥協,我的人生應該由我自己做主。”她看著顏支舉,柔和的眸子裡凝起一股堅定,“我想要抓住煥楚,我想和他結婚。”

清涼的早晨,淺藍的天空覆蓋著一層薄到近乎透明的橙色陽光,縷縷白雲綴在天幕上。

彆墅一間主色調為奶茶色的客房裡,顏欣安恬地躺在橫向放置的大床上睡著,蠶絲被從她的雙足蓋至她的細腰處,隻顯出她身著寬領真絲睡裙、曲線起伏的上半身。

她一對眉毛溫順,雙眸恬靜地閉著,蓋住下眼瞼的睫毛似小刷子般濃密,她那婉靜的睡顏仿若清晨中的睡蓮,純潔美好。

細微的“哢嚓”聲響,房門被推開,秦煥楚走了進來。

他發線側分的髮型被打理得很有型,麵容英俊又透著薄情寡義。

他的身上並冇有穿著家居服,而是一身商務裝,彰顯氣質的白襯衫,一條黑色格紋領帶自衣領處往下垂落,擋住了襯衫中間的一排釦子,黑色皮帶係在完美的腰上,黑色西褲筆直,他雙腳蹬著鞋麵鋥亮的漆皮牛津鞋。

平常這個時間點是秦煥楚的起床時間,但他今天比較忙,起得比往常早了一些,很快他就要出發去公司了。

秦煥楚隨手關上門,他走向大床,站在床邊,目注著睡顏靜麗的顏欣,他在床邊坐下。

看著顏欣,他眼神岑寂,少頃,他俯身靠近顏欣,兩隻手分彆撐在她的身體外兩側,低頭親吻她的唇。

為了不乾擾到顏欣的睡眠,秦煥楚淺嘗輒止,隻吻了她一下。

他的唇剛離開顏欣的唇,剛要直起身,顏欣的臉頰邊突然多了一張粉紅色的小卡片。

秦煥楚微不可察地愣了一下,這張小卡片被一隻纖手捏著,卡片上寫著:隻吻一下,睡美人可能醒不了。

看著卡片,秦煥楚薄唇不覺微揚,他看向顏欣,她的雙眸仍在閉著,粉嫩的唇卻浮著些微笑意。

秦煥楚盯著顏欣,下一秒,他驟然吻上了她的唇,撬開唇齒闖進她的領地,用力加深這個吻。

顏欣熱情地迴應著秦煥楚,她兩條手臂環上了他的脖頸,她那捏著小卡片的手鬆了一下,粉紅色的卡片頓時擦過秦煥楚的後背滑落到地毯上。

冇有了“障礙物”的阻攔,顏欣兩條手臂無所顧忌地摟緊秦煥楚的脖子,愈加熱情地與他交吻。

床邊不遠的飄窗外,陽光不知何時已經由稀薄轉為熾熱,耀眼的陽光撒在樓下的白色側立傘上,側立傘下是擺在草坪上的鐵藝方桌,方桌四周擺著藤編沙發椅。

房間內,纏綿深吻完的兩人四目相對,秦煥楚仍保持著俯身,兩隻手撐在顏欣身體外兩側的姿勢。

顏欣目注著秦煥楚那雙天生冷漠的眼睛,她眸光柔情似水,粉唇泛著輕柔的笑:“昨晚睡得好麼?”

秦煥楚凝眸看著顏欣:“不。”

她知道,昨晚他很想她,想得夜不能寐。顏欣的臉上緩緩浮現愉色:“我昨晚睡得很好,還做了一個很美的夢。”

秦煥楚的眼神逐漸變得幽深:“所以。”

他以為她會提出今晚仍舊睡在客房的要求麼?她確實是還想要睡在客房裡,不過,不急於此刻提出來。顏欣溫言軟語:“冇有所以。”她用纖柔的手撫上秦煥楚的臉頰,眼眸含著淺淺明媚的笑,“我能感覺到,你想要我。”

秦煥楚目不轉睛地望著顏欣:“嗯。”

因為愛她,所以他會情不自禁地想與她更加親密的接觸,她懂。顏欣眉眼盈溢著柔情,她的手輕輕撫摸著秦煥楚的臉頰:“知道我現在想做什麼嗎?”

秦煥楚看著顏欣。

顏欣輕緩地放下撫著秦煥楚臉頰的手,神色輕愉:“我在思考著用什麼辦法幫煥楚降降溫。”

秦煥楚臉上不動聲色,隻是看著顏欣。

顏欣突然一臉歆羨地出語:“此時此刻我有些羨慕雪糕,如果我能變成雪糕就好了,這樣就能幫你降溫了。”

秦煥楚的眼神忽地一變,眼神幽邃極具壓迫感:“你想讓我吃了你?”

吃?顏欣一愣,隨即意識到了什麼,她手足無措的連忙解釋:“我……不是,我……我說錯了,我不是想表達那種意思,我……我就是單純地想……”

“撒謊。”秦煥楚猛地吻住了顏欣。

“唔!”顏欣愣怔。

秦煥楚的吻好似一種懲罰,猛烈,如同洶湧的波濤一陣又一陣攫取著她的唇。

“不……唔!我隻是……我唔!唔!”顏欣笑鬨著不斷用雙手輕推秦煥楚,她小幅度來迴轉動臉,想掙脫開他的吻,卻被他的唇牢牢銜住,無法抽離。

秦煥楚的唇驀然轉移陣地,他埋頭進顏欣的側頸處,密密麻麻的吻撒落在她的頸項上。

“煥楚,我錯了,”終於得以開口說話的顏欣,嬌笑著不斷用手輕推秦煥楚的肩膀,“我不逗你了,真的,我不逗……”

“呀。”顏欣猝然嬌呼了聲。頸項傳來一絲輕微的疼癢,她知道她的頸項被留下吻痕了,她的臉上當即顯露無可奈何又夾雜著一絲放任。她用手輕推著秦煥楚,好言好語道,“成秘書就要到了,煥楚,該起來了……”

“總裁,不好了!”焦急的敲門聲驟響,打斷了兩人的繾綣玩鬨。

-她太過柔弱,根本就推不動秦煥楚分毫。而她這種明顯拒絕的行為,已然惹惱了秦煥楚,他的吻倏然變得凶猛劇烈。“不……不唔!”顏欣眼神抗拒急切,她不停推拒著秦煥楚,想要擺脫他,但換來的是愈加猛烈的吻。漸漸地,顏欣的眼眸流露哀慼,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她?為什麼?他已經有了未婚妻,他難道不知道他這是在害她嗎?他在害她成為第三者。她不願當第三者,她不願!顏欣始終不放棄推拒秦煥楚,儘管一切都是徒勞。時間就在強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