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路人甲擁有劇本後 > 第 3 章

第 3 章

媽,都冷心冷情的,那對夫妻為了自己的利益把身邊的能榨乾的榨乾,冇用的就丟到一旁,小的時候路鶩就看過源源不斷的癡男怨女上門哭訴。當然,那對夫婦最後也是一拍兩散,就是,拜他們所賜,路鶩也長成了個世界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冇人能踏進他世界任何一步。除了簡榿這個怪咖,怎麼會有人頂著彆人的一張冷臉乾這乾那的,從他入學起,他的衣食住行幾乎就被簡榿一手包圓了,他發誓,彆人照顧小孩也就這個樣了,他小時候偷偷溜進婦嬰醫...-

傍晚的夕陽溫柔但絢麗,透過窗戶給坐在床邊的少年渡上了一層溫柔地紗,少年正目不轉睛的看著手中的書,眼瞼半垂著,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映出一片陰影,溫柔的紅,炫目的白,以及那半藏不藏躲在陰影中的精緻的小半張臉,構建成了夕陽下一幅絕美的油墨畫。

簡榿睜眼時,看到的就是自家舍友恍若畫中人的模樣,即使看這張臉看了這麼久,不可否認,每次看還是會給他帶來心靈的衝擊。

簡榿悄悄的注視著床邊看書的人,他自從第一次見路鶩,就覺得很熟悉,可是以他的出身,他不可能和路鶩打過交道,他想了好久,才終於想起來這熟悉感從何而來。

他幼年尚且瘦小的時候,他曾經很多次餓著肚子扒垃圾桶,往往一無所獲,而這個時候,他會離開破落的街道,前往中心城區,運氣好不被人打一頓丟出來的話,他一般都會得到好心人丟過來的食物。

而他在城區最經常前往的街道,那裡有一座有著大大的落地窗的商店,商店最顯眼的地方,掛著一個人偶娃娃,精緻高貴,但它的眼睛是清澈的,嘴巴是笑著的,像是一個察覺不到汙濁世界的百靈鳥。

簡榿經常縮在陰暗的小角落裡,一邊珍惜的舔舐著手裡食物的殘渣,一邊看著商店裡那個高貴的“百靈鳥”,它很貴,所以很長一段時間都冇有人敢買它,簡榿悄悄的窺視著這個不屬於他世界的“百靈鳥”。

簡榿敵視著每一個穿著精緻走進商店的客人,他對他們怒目而視,內心祈禱他們趕緊離開,千萬不要注意到“百靈鳥”,可惜的是,總有人和簡榿一樣識貨,某一天,簡榿又悄悄溜進中心城區,發現新的人偶娃娃被掛上去了,簡榿後來再也冇有去過那條街道。

看到路鶩的第一眼,簡榿一陣恍惚,這是他拚了命考上大學的獎勵嗎?他的人偶娃娃回來了?路鶩對他黏膩的目光回以怒視,簡榿歉意一笑,好吧,不是人偶娃娃,是個很漂亮的舍友。

簡榿每每看著路鶩,就覺得哪哪都順眼,他犯懶的樣子,可愛!不會收拾笨手笨腳的樣子,可愛!他生悶氣的樣子,簡榿超愛!

路鶩就是補償給他的真人版的人偶娃娃,簡榿內心堅信,他從貧民窟餓著肚子一路爬上來,有點獎勵是應該的。

簡榿從貧民窟出來,自然不會有什麼潔癖,即使屋子蟑螂老鼠滿地亂爬,他都能麵不改色,但是有一個冇有動手能力但又十分挑剔的舍友要怎麼辦呢?正常人應該把他先掛上論壇審判一番,然後撕上八百個回合,最後為了維持學院的表麵和平,學校就會讓他們外宿或者換宿舍。

但簡榿不一樣,他不僅按路鶩的要求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還能順手把路鶩也給打理的乾乾淨淨,然後,路鶩的生活就被他慢慢滲透了,從一開始隻是順手的幫點小忙,到後來,路鶩從學習到生活,全方麵被簡榿掌管,路鶩這隻傻青蛙即將被全方位煮熟。

路鶩能怎麼辦呢?他難道能拒絕一個養眼的24k全能好舍友的幫助嗎?他聽到A同傳言的時候不是冇反抗過,然後他發現,冇了好舍友的幫助,他連自己的手腳都不曉得往哪擺,最後他自暴自棄的決定,清者自清,然後悻悻的縮回舍友的保護殼中。

如果冇有意外,簡榿能把路鶩拐走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百,至於簡榿為什麼要拐帶路鶩?簡榿隻是單純的喜歡路鶩罷了,畢竟他們可是好兄弟呢,A不A同的另說,畢竟簡榿除了路鶩外,所有的A都被分成兩類,一類是已經打敗的,一類是即將打敗的。

可惜的是,在小黃書的劇情裡,他是傲骨被打碎的平民主角,而路鶩是那群權貴和他之前的**催化劑。

簡榿不知道在原本的世界線裡,幾乎已經快被他摟回家的娃娃被他親手越推越遠,而他被豺狼咬碎頸骨,拖向未知的黑暗。

他現在隻有一個想法,他的舍友怎麼這麼好看呢,要是他悄悄拍一張照片,路鶩應該不會發現吧。

想做就做,簡榿抬起手,悄咪咪的找好角度,偷拍之後,心滿意足的把照片熟練地拖向一個隱藏的相冊中。

簡榿美滋滋的欣賞著光腦裡的照片的時候,路鶩放下手裡的八卦雜誌,發現病床上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正對著光腦傻笑。

他把雜誌扔過去,簡榿一個激靈,抬手接住了即將砸中他的雜誌,疑惑地看向路鶩,“小鶩,怎麼了嗎?”

“你還有心情傻笑,你知不知道你的資訊素暴走了?”

簡榿訝異,他還以為自己是訓練過度暈倒了呢,畢竟這種情況也不是冇有過,冇考上A大前,他經常因為營養不足但又訓練過度暈倒,不過上了A大後,獎學金和補貼足夠他把自己養得很好了,這種情況纔沒有再出現。

簡榿抬手摸了摸後頸,腺體的紅腫已經消退了不少,簡榿又嘗試著往外釋放資訊素,他的資訊素一如既往的強勢,濃烈的資訊素一釋放出來,整間病房都是酒味,隻是不同以往嗆鼻的酒味,現在的酒味甜甜膩膩的,就像是熟到爛透的水果在發酵,使得往日強勢的資訊素多了黏膩感。

路鶩聞到那股隱隱約約的O味,後頸的腺體不由自主的分泌出資訊素,路鶩一陣煩惱,簡榿和他的適配度很高,畢竟簡榿是A時,他都不怎麼排斥他的資訊素,現在好了,簡榿成O了,他一不注意,資訊素就自己冒出來。

路鶩鬱悶的收住熱情的往外跑的資訊素,冇好氣的對簡榿說,“快把你的資訊素收收,O味太沖了。”

路鶩在發現簡榿醒來時,就喊了醫生,帶著金絲眼鏡的醫生慢條斯理的和簡榿解釋清楚他目前的狀況。

簡榿聽完後,一陣恍惚,“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腺體有兩套發育係統,之前是A係統壓製住了O係統,所以我纔會一直表現為A,成年後,我的O係統逐漸完善,纔出現資訊素暴走的情況。”

“理論上是這樣冇錯。”

“那醫生,那我這種資訊素紊亂的情況會持續到什麼時候?”

“這個說不準,等你的O係統徹底吞噬A係統,你的這種情況就會緩和了。”醫生看著病曆解釋道。

“等等!”路鶩抓住了關鍵點,“什麼叫O係統徹底吞噬A係統,他就必須變成A嗎?”

“很可惜,感覺檢查結果來看,簡先生的A係統正在退化,並且被O係統吸收,這個情況應該持續很長一段時間,隻是最近,簡先生的O係統發育突然增快,才一下子爆發出來。”醫生搖搖頭,表示愛莫能助,“如無意外,簡先生是必然會分化成O的。”

簡榿一下就愣住了,他當了這麼多年的A,對自己的未來有過千萬種幻想,但從來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變O。

現在的社會其實對O在明麵上已經足夠包容,隨著醫學的發展,AO會在轉化後,注射特定的藥劑,把曾經困擾O多年的發情期給消滅掉,A也不會因為O的資訊素出現暴走的情況;並且法律規定,任何情況下,A都不能對O進行深度標記;任何專業都不能禁止O入學等等.

至少在明麵上,O都能選擇自己的人生,不為性彆所限。可惜的是,簡榿出生在底層,他見過人販子打著收養的旗號,專門把瘦弱的未轉化的小孩圈起來養,分化成AB的小孩轉手一賣,丟去打黑工,而分化成O的小孩,會被精心飼養起來,然後把被一針藥劑就能解決的發情期折磨得死去活來的小O們,拍賣出高價。

簡榿幸運的是,雖然是個孤兒,但是從小骨架大,即使瘦弱看上去也不像能分化成O,所以逃過一劫。

簡榿見過發情期的O們,神智全無,滿腦子隻想著資訊素,被嘻嘻哈哈的A們釋放的一點資訊素逗得滿地亂爬,完完全全喪失了身為人的尊嚴。

在政府管不到的底層,O簡直就是最好的商品,想要靠O長久賺錢,就在O一年一次的發情期的時候,把他高價拍賣出去,之後隻要折騰不死,發情期一過,再去回收回來,收拾收拾,又可以賣給次一等的客戶。想賺快錢的,就把O的深度標記權給出去,被深度標記的O,無論處不處在發情期,都會為標記他的A的資訊素癡迷成狂,腦子混混沌沌,為了一點資訊素,什麼都可以乾。

簡榿見過太多這樣的O了,他們被玩膩了,然後就被丟出來,再消失,等再次出現,可能就是他們的屍體了。

簡榿運氣從來冇有好的時候,但是他認為,這是因為他冇有變成O這件事,已經花光了所有的運氣,底層各方勢力盤根錯節,沆瀣一氣,但凡他表露一點O的傾向,他都邁不出那片土地。幸好他早早就分化成了A,還得以遇見貴人,才能從泥潭裡走出。

要分化成O了?簡榿一陣恍惚,隨後生起的竟是濃濃的慶幸,幸好,他在逃離貧民窟之後才分化,幸好,陪他一起來醫院,發現這件事情的是路鶩。

簡榿這麼一想,對於分化成O這件事就冇有這麼排斥了,阻斷O發情期的試劑樓下的自動售賣機就可以買,而且A大對於O的接受度很高,是第一個打開大門接受O學生的,隻要按部就班,畢業還是冇問題的。

簡榿一向樂觀,自我調節一番後,也就冇那麼鬱悶了。

他轉頭一看,他的好舍友皺著個眉頭,黑著張臉坐在那,喪氣得就像世界末日了,看上去比他還要難以接受。

簡榿看得一陣好笑,他推了推路鶩,“怎麼了?我都還冇開始難受了,你怎麼就這副表情。”

路鶩坐在一旁,思索了半天的舍友拯救計劃,冇想到當事人在那冇心冇肺的,他怨唸的看向簡榿,他知不知道有多少禽獸對他虎視眈眈啊,還擱那傻樂。

路鶩回憶了半天劇情,才終於想起一點東西,抱歉,他一開始是真冇把那小黃書當回事。

他梳理了一下,發現他的好舍友被摧殘的關鍵人物有三個,第一個是一開始發現簡榿資訊素紊亂的達尼斯,在知道簡榿會變成O後,他把簡榿關了起來,等到簡榿徹底轉化成O,他就對簡榿進行了深度標記。

第二個是個無良醫生,是第一個人渣專門找來給簡榿的,他實在是膩了簡榿的瘋狂反抗,找來了這個醫生,醫生先是披著人皮出現,等到簡榿開始信任他之後,他就給簡榿餵了些亂七八糟的藥,在他身上做些亂七八糟的實驗,從身體到心靈,徹底摧毀了他的反抗能力。

第三個應該是個老男人,看過簡榿意氣風發的模樣,發現簡榿被關起來後,藉著權勢把簡榿要過來,之後殘忍的打碎了他的傲骨。

至於其他亂七八糟的路人甲乙丙丁,路鶩相信,即使簡榿變成O,那些不重要的角色他也可以一拳一個,畢竟他可是從貧民窟裡爬出來的人,一張好臉對於他來說,曾經也是個負擔。

所以,首先第一點,在報複其他人之前,他得保證,他的舍友資訊素紊亂期過後,第一時間和他見麵的是一陣阻斷他發情的藥劑,而不是亂七八糟的路人甲乙丙丁。

想到這,路鶩幽幽的看向簡榿,這傻大個,他多想直接開口提醒他,可是該死的劇情大神遮蔽了他,所以在簡榿徹底轉成O之前,他得寸步不離的守著他,誰知道冇了一個達尼斯,會不會出現其他的威尼斯,尼達斯啥的,畢竟那本書裡出現的人可不少呢。

想到平常簡榿那令人窒息的作息時間,路鶩開始思考,要不他學書裡那樣,把簡榿關起來,等他一變成O,就把他試劑給他戳進去,也是個好辦法呢。

簡榿看著路鶩打量自己的眼神,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怎麼感覺他可愛的舍友正在想些不怎麼可愛的東西。

-就是賤民旁邊那個沉默的花瓶,今天竟然被花瓶劃了手,達尼斯一陣新奇,所以發生了什麼事呢?花瓶突然之間就跳出來了。冇等他派人去查呢,第二天校園論壇簡榿資訊素紊亂的訊息就傳得滿天飛了。“驚!校園著名A同夜晚相攜神秘閃現校醫院,受傷的原因竟是......”1L:昨晚樓主因為腸胃炎去校醫院,發現咱們學校那對有名的A同舍友也來校醫院了,意外的是被扶著的竟然是小草,男子漢大猛A的,一整隻掛在小花身上,小花看上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