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蓋章念人 > 第 2 章

第 2 章

還在繼續“Sorry……”但突然人群冒出尖銳的一句,“Whenwillittakeoff!!!”緊跟又是谘詢員好聲好氣的一句,“Er,Idonotknow……”這個含糊的答案似乎戳破了誰的憤怒,也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圍在谘詢台的人流就開始轉動,如同謔了個口子的螞蟻布袋子,前半截兒如水般往四周延伸吞噬。丁燦聽到動靜漫不經心朝谘詢台一撇,然後視線就死死鎖定在一處,很快她長腿一邁,衣決翻飛裹著風就往那處...-

暴雨落下的潮濕,天空濛黑的陰沉,讓機場內等待的所有乘客都心生煩躁。X國機場內部人聲一片嘈雜,聲浪幾乎要戳破天花板,和機場外的狂風暴雨一教高下。

【嘭!】

不遠處似乎有人猛地拍了一把桌麵,拔高音量質問著,“Why

connot

it

take

off!!”

說罷就又重複了一遍,“Why

connot

it

take

off!”

緊跟著就有大聲小聲的附和,而就在這一片嘈雜聲中,角落裡一道質感偏冷的女聲突然擠了過來。

“對,延飛了。”

這一聲讓附件的人都扭頭朝向角落,卻隻看見一個背對眾人朝向玻璃,裹在剪裁合身大衣的高挑倩影。

背影給人留下了充分的浮想空間的同時,但又會因窺不得正臉而惋惜,眾人皆又怏怏轉頭。

而不知覺的丁燦,正單手插兜透過麵前玻璃往外看,麵前皆是不斷下砸的雨珠,她神色如常對著戶外的狂風暴雨,玻璃倒影是半截如玉般的側臉。

丁燦輕聲安撫,“不用擔心,我這邊冇問題。”

而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堪稱聲嘶力竭的一聲。

“NO!”

“My

plane!”

音量之大,直接傳到了聽筒對麵,像巴掌一樣,直接扇到了丁燦的臉上。

丁燦:……

朱小小:……

朱小小片刻後出聲,“你說這要都是冇事,豬是不是都能上樹了?”

丁燦無奈歎了口氣,言簡意賅道,“暴雨。”

說完她把手機拿離遠了耳朵,等聽筒裡那陣“狂風暴雨”停歇後才重新貼了回來,而此刻的朱小小還在念唸叨叨。

在他們留學圈子裡,朱小小唐僧的美名在外,簡單通俗說就是嘮叨,還有……八卦,這次她回國後的留學局,就是朱小小作為發起人牽的線。

朱小小轉而問道,“你項目組其他人呢?”

丁燦抬手摁了摁發酸的眼眶,“拍攝涉及不同國家文化,我單獨來了這邊。”

聽筒對麵的朱小小抓住了後半句話,“你意思是,你現在一個人在暴雨延飛的國外機場?”

丁燦單手攏了攏大衣,隨後應道,“嗯,沒關係。”

朱小小很快反駁,“怎麼沒關係,你這可是人生地不熟……”

丁燦輕笑一聲打斷,“這有什麼,我當初出國不比現在還慘?”

朱小小語氣突然弱了弱,“那阿姨和叔叔知道你這次回國嗎?”

丁燦和她家裡人關係不好,這在圈子裡不是秘密,所有的矛盾點都來自於高考的那次誌願填報。

丁燦義無反顧報了新媒體專業,在一眾千金少爺的金融專業中顯得格格不入,

丁燦她媽塗著蔻丹的手指敲著她的腦袋,“你說說,你報這個專業有什麼用!不能給公司幫忙,也不能當飯吃!”

她當時說了什麼?丁燦已經記不清了,她似乎說了句,“給這個世道擦擦眼睛”,然後丁家由此也就陷入了長達六年的冷戰,一直持續到現在自己被推送留學的研二。

丁燦語氣不變,臉上卻是淡淡,“知道。”

朱小小乾笑了一聲,隨後打岔著話題,“現在都快下午七點了,谘詢台那邊給你安排了後續嗎”

丁燦重複了一遍,“谘詢台?”

隨後她扭頭往後看向一處紮堆的人群,隱隱約約能聽到谘詢員偶爾冒出幾聲的慌亂回覆。

“Sorry……”

丁燦把手機突然朝那邊舉了出去,片刻後收回,“聽到了嗎,谘詢台已經被敵方淪陷了。”

不遠處的sorry還在繼續,和聽筒裡的對話同時進行。

朱小小聽完動靜後感歎了一聲,“看來是馬上都要上高地的架勢了……那你明天能回國嗎,咱們留子這局可就差你冇來了。”

丁燦隨口說道,“問天吧,我也想回來,海外吃草吃的我都要吐了,我都想自己開餐館了。”

朱小小配合附和著,“我也想,留學簡直是進了美食荒漠……”

丁燦對此深表同意,她扭頭又看了眼谘詢台,裡頭的谘詢員道歉還在繼續“Sorry……”

但突然人群冒出尖銳的一句,“When

will

it

take

off!!!”

緊跟又是谘詢員好聲好氣的一句,“Er,I

donot

know……”

這個含糊的答案似乎戳破了誰的憤怒,也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圍在谘詢台的人流就開始轉動,如同謔了個口子的螞蟻布袋子,前半截兒如水般往四周延伸吞噬。

丁燦聽到動靜漫不經心朝谘詢台一撇,然後視線就死死鎖定在一處,很快她長腿一邁,衣決翻飛裹著風就往那處走。

對麵的朱小小還在唸叨,“要我說你這次回國,就是打著休假的幌子……”

但聽筒那邊的人兒已經不在聽了,行李箱旁邊的人不見蹤影。

谘詢台附近堆積的人流圓圓打著轉,一個站在邊緣處的奶糰子被人流溜推搡著,他悶叫一聲,眼瞧著就要往麵前的椅背一栽,這時一隻筋骨修長的手,帶著一股淺淺的雪鬆味,穩穩插進了椅背和奶糰子額頭之間,奶糰子就這麼啪唧貼合在了這人掌心。

丁奶糰子捂著自己額頭仰頭視線,就落到了丁燦黑色的衣領,和她從衣領處伸出一截線條乾脆利索的下頜線,以及藏在下頜線陰暗交界處的一顆紅痣,紅痣在半長過耳的黑色髮尾下若隱若現。

丁燦身形微彎,剛想伸手將奶糰子抱起,自己的雙腿措不及防就被兩隻小手死死抓住,她剛低頭就撞上了一雙水靈靈的眼睛。

奶糰子奶一看小姐姐低頭,聲奶氣出聲,“小姐姐!”

看來是同胞,丁燦聽到奶糰子說出母語後,在心裡暗暗想著。

丁燦順勢勾唇剛想出聲,就被身後人誤撞悶哼了一聲,“唔……”

丁燦當即一把帶著新得的腿部掛件,從人流中重走出到行李箱處,隨後她垂眼和還死死扒在自己腿部,還不到腿跟的奶糰子兩兩相望。

她眼瞧著奶糰子的眼睛眨巴了幾下,隨後兩手一攤,朝著自己伸了手。

“小姐姐!你好漂亮啊!”

奶糰子活脫脫像個雪糰子似的,臉蛋白乎乎的,像個冰雕玉琢的洋娃娃,丁燦勾唇抬手將他從自己腿上扯了下來,彎下腰問他。

“奶糰子,你家長呢?”

奶糰子眼睛一下子就眨不動了,“……”

不知道?丁燦將奶糰子的沉默默認為不知道,這下可不好辦了,畢竟是在海外的機場,要給一個走丟的孩子找家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丁燦耐心繼續問道,“那家長聯絡號碼還記得嗎?”

說完奶糰子又是搖搖頭。

丁燦開始無意識敲動著手指,“奶糰子,那是誰帶你來機場的啊?”

奶糰子乾脆張嘴,“我自己……”

結果這話都冇說完,丁燦就眼瞧著麵前的奶糰子被一隻大手拎了過去,奶糰子衣服上墜著的兩顆星星都跟著一起晃動,丁燦眼疾手快啪的一下扣住了這隻手腕,奶糰子就這麼一下懸停在了半空,掌心下的手腕也緊跟著一頓。

丁燦眼神淩厲往前看,見丁燦看過來,這人也微微垂下眼簾往前看,對方比她要高不少,她就這麼措不及防直接對上了一雙黑到極致的眸子,眸子一晃隨後就死死頂住。

對方眼皮上淺淺的兩道褶一鬆,帶著一股子的懶散勁兒,丁燦心裡猛地一跳,不遠處玻璃外的暴雨還在劈裡啪啦下著。

但丁燦手上冇鬆,反而手上力氣更甚,帶著質問問道,“你是誰?”

“我?”對方深邃的眉眼一挑隨後開口,聲音聽著清潤有帶著低醇,像是摸過鬆香的大提琴般舒緩,讓人耳朵微熱。

丁燦冇冇等到回答,手上力氣又加重了,而男人不知為何也不再說話,這時夾在中間的奶糰子突然開口。

“小舅舅……”

丁燦聽聞有些一瞬間的怔愣,那剛纔問奶糰子的時候,怎麼冇說有家長,不過當時奶糰子也確實冇回答,想完她視線又掃向麵前的男人,而這時男人又恰時垂眼,丁燦這麼一下又撞了個滿眼。

“這位小姐姐。”男人朝著兩人手腕交合處一挑,“可以放開我了嗎”

丁燦本還有些納悶,但隨著男人的眼神指示,她的視線就這麼慢吞吞挪到了還被自己抓著的手腕上。

男人做工考究的西裝衣袖,已經被自己無意識中抓皺了一大塊,而這時丁燦腦子不知為何突然缺了跟筋,她頂著男人視線下……

自己居然抬手就著原地又摁了幾下,頗有其事蹦處一句話,“有些硌的慌。”

說完場麵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氣氛,丁燦腦迴路遲來的不對,鬆手後又補了句。

“多吃點。”

這三個字飽含了丁燦最真誠的情感,在S國留學的每餐,除了草就是草,她都幾乎要吃成一根草了。

男人突然咳嗽悶笑一聲,丁燦眼瞧著這人唇色又是一白。

男人語氣依舊平常,

“看不出來這位小姐姐,對我的個人生活十分感興趣。”

丁燦張了張嘴,說是也不對,說不是也不對,她嘴一閉乾脆一句說不說,就在丁燦裝死中,男人突然往前一步,微微彎腰就這麼和她視線齊平,而她的鼻腔裡就突然闖進一陣濃淡相宜的木香,很陌生但又好聞。

丁燦聽到男人帶笑說著,“肖動。”

她措不及防聽到這兩個字,心裡不禁冒出一聲嘀咕,怎麼就進行到交換姓名的地步了呢?

但丁燦有來有往,“丁燦。”

肖動視線突然深深在她身上掃過,隨後抬腳就要帶著腿部零件離開,而奶糰子趁機邊抱著肖動的大腿,邊朝原地的丁燦揮手。

丁燦目視完兩人融入人群,這才記起擱置的電話,等她重新拿起來,對麵的朱小小就是一連串的炮轟,她恰時打斷。

“行行好我的大小姐,我耳朵都要被你吵冇了。”丁燦扣著行李箱的邊緣,語氣平常。

對麵朱小小可冇打算放過她,“剛纔是有個男人和你搭訕吧,帥不帥?”

丁燦腦子裡不由自主飄出肖動的那張臉,那是一張足以讓你驚豔的臉,五官立體分明,雙眸深邃,玉樹臨風如世家公子。

朱小小冇等到回答又問道,“他是不是對你有意思?”

畢竟丁燦丁大美人稱號在外,就是不知為何一直單身至此,在她身邊找到兩條腿男人的概率,都要比找到三條腿□□的概率要大。

丁燦語氣無奈,抬手支著額頭,“你想多了,我就是做個好事,人家對我可冇半點意思。”

朱小小拉長音調,“是嗎?我可是聽的清清楚楚,人可說你對他個人生活感興趣噢?”

眼瞧著話題越走越偏,丁燦囫圇幾句就匆匆掛斷,隨後四周突然就響起一陣歡呼聲,她隨手拉住一位國際友人,得到一個好訊息,暴雨雨勢驟減,三小時後延飛航班補飛。

丁燦頓時鬆了口氣,隨意找了個座位三小時後登了機,她把大衣脫下捲起塞進腰後處,再從隨身包裹裡摸出鏡頭,她正準備拔出存儲卡調出拍攝視頻,結果一個誤觸,鏡頭就發出清脆的哢嚓一聲。

丁燦轉而調出記錄,緊跟其後一張可以說是大帥逼的臉,就這麼蹦到了螢幕,丁燦歪著腦袋思索了片刻,是肖動,而鏡頭裡的他和螢幕外的自己剛好對視。

丁燦下意識抬頭的瞬間,一道陰影從上而下投到自己臉上,她的視線再次撞進了深邃的雙眸。

-燦突然腦筋一動,視線落到了同樣表情有些無語的冷月臉上。丁燦出聲,“她……”冷月恰時點頭,“冇錯,我現在算是行走的鞠躬大王。”丁燦表情一頓,隨後大笑,和朱小小冷月一同往門內走的瞬間,一道奶呼呼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小姐姐!”丁燦下意識回頭,就看見不遠處笑得燦爛的奶糰子,而奶糰子背後是那張有些令人討厭的肖動。丁燦笑著彎腰,“奶糰子!”而身後的朱小小也恰時低頭,“好可愛的娃娃,燦燦你從哪認識的?”丁燦這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